您的位置:首页 >公司 >
  • 盈峰环境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为何在2020年突然大降速呢?

    2021-07-06 10:20:26 来源: 长江商报

美的集团少帅何剑锋掌控的盈峰环境(000967.SZ)一路高歌猛进,但麻烦也不少。

2015年开始,何剑锋推动盈峰环境产业转型,大力发展环保业务。

在何剑锋手中,盈峰环境实现了高速成长。2014年底,公司总资产为25.38亿元,到2020年底,已经达到301.11亿元,短短6年增长10.86倍。2020年,盈峰环境的营业收入达到143.32亿元,公司环保设备销售额连续多年居国内同行之首。

盈峰环境的高速成长源于大举并购。2015年以来,盈峰环境相继收购宇星科技、绿色东方环保、亮科环保、顺控环保等多家公司,交易总价接近180亿元,其中,向A股公司中联重科收购的中联环境的交易总价就达到152.50亿元。

系列并购推动着盈峰环境快速做大之时,也埋下了隐患。截至2020年底,公司账面上的商誉为61.71亿元。高溢价收购的中联环境在承诺期内精准达标,如果随后的业绩变脸,必将面临商誉减值。

备受关注的是应收账款。截至2020年,其应收账款账面余额59.79亿元,其中18.09亿元发生逾期。高企的应收账款,将是业绩快速增长的阻力。

净利大降速坏账准备4.14亿

盈峰环境的高速增长戛然而止。

2020年,盈峰环境实现营业收入143.32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2.89%。但是,其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13.86亿元,同比增加0.25亿元,增幅仅为1.84%。

这是盈峰环境近6年来净利润增速最低的年度。

历史数据显示,2015年,盈峰环境实现营业收入30.43亿元,同比微增0.78%,而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增速达到85.24%。此后几年,营业收入有所波动,净利润则为持续高速增长。

2016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07亿元、48.98亿元、130.45亿元、126.96亿元,同比变动11.98%、43.77%、46.81%、-2.67%。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46亿元、3.53亿元、9.29亿元、13.61亿元,同比增速为119.26%、43.48%、64.02%、46.62%,均为高速增长。

盈峰环境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为何在2020年突然大降速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是否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

从单个季度的经营业绩看,去年一二三四季度,盈峰环境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99亿元、34.20亿元、38.35亿元、48.77亿元,同比变动为-19.90%、1.52%、46.87%、22.86%。对应的净利润为1.44亿元、3.83亿元、3.71亿元、4.89亿元,同比变动-39.26%、-4.01%、12.90%、23.03%。

上述数据显示,一二季度的净利润确实受到了疫情影响,三四季度虽然明显恢复,但仍然不及上年同期。

不仅如此,这一趋势已经延续至今年一季度。

今年一季报显示,盈峰环境实现营业收入27.37亿元,同比增长24.47%,已经接近2019年同期的27.46亿元。但是,其净利润为1.52亿元,同比增速只有5.63%,远低于营业收入增速。而2019年同期,其净利润为2.37亿元,差距还不小。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导致盈峰环境2020年及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增速大幅放缓的主要原因有两个——投资亏损和坏账损失。

2020年,盈峰环境坏账损失1.20亿元,另有存货跌价、商誉减值等损失共0.82亿元。公司因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为亏损0.96亿元,2019年为0.22亿元。此外,公司投资净收益0.74亿元,2019年为1.59亿元,2018年更是高达2.49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投资净收益-0.33亿元、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0.71亿元,坏账损失0.33亿元,合计影响净利润超过1.3亿元。

应收账款高企是盈峰环境较为突出的问题。截至2020年底,其应收账款账面余额达59.79亿元,坏账准备余额4.14亿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55.65亿元。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约占当年营业收入的41.72%。

不仅如此,截至去年底,公司有18.09亿元应收账款逾期,占比达30.25%。

关于逾期应收账款,盈峰环境未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公司称,该等客户尚在与公司发生业务往来,经营业务正常,未被列入被执行人或失信名单,未出现重大不利情况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无法支付款项的情况。

资产超300亿市值213亿

高速发展的盈峰环境早已成为国内行业龙头,但二级市场似乎对其并不太认可。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盈峰环境的高速发展,主要依托外延式并购重组。

2015年,盈峰环境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作价17亿元收购宇星科技100%股权。交易对方承诺,2016年至2018年,宇星科技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0亿元、1.56亿元、2.10亿元。这三年,其实际数为1.27亿元、1.59亿元、2.21亿元,均精准兑现业绩承诺。

随后的2015年、2016年,盈峰环境相继收购了绿色东方环保60%股权、亮科环保55%股权、大盛环球100%股权、明欢有限100%股权等4家公司,均采取现金支付,合计耗资约5.70亿元。

2016年,公司收购顺控环投15%股权、天健创新20%股权。

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并购发生在2018年。当年,盈峰环境通过发行股份收购了中联重科旗下的中联环境100%股权,交易作价高达152.5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收购之前,何剑锋已经先行入股。2017年,何剑锋通过盈峰资产拿下了中联环境51%股权,出资73.95亿元,成为其控股股东。

中联环境成立于1996年,以生产系列清扫车起家,逐步发展成为集环卫机械与环境装备等高新技术装备研发制造、环境项目投资运营为一体的全环境产业集团,其产品行业市场占有率连续20年排名全国第一。

本次交易溢价明显,交易完成后,盈峰环境因为这项收购新增商誉57.14亿元,这一商誉余额占公司商誉总额的91.47%。

何剑锋等交易对方承诺,中联环境在2018年至2020年实现的净利润累计不低于37.22亿元,实际数为37.78亿元,精准达标。不过,2020年,其实现净利润14.09亿元,低于承诺数14.95亿元,完成率为94.25%。

中联环境在业绩承诺期的第三年未达标,是否意味着其整体盈利能力下滑?如果其在未来的经营业绩下滑明显,不可避免会出现商誉减值,进而波及公司经营业绩。

实际上,尽管实施了系列并购,但从近两年的净利润数据看,盈峰环境的净利润主要来自中联环境。这也意味着,公司此前收购的标的资产并不赚钱。

2019年、2020年,因并购的标的公司业绩未达标,盈峰环境相继计提商誉减值0.13亿元、0.25亿元。

二级市场上,盈峰环境的表现也不如人意。今年7月5日,公司股价为6.73元/股,几乎是近一年的新低,市值约为213亿元。截至2020年底,经过系列并购之后,公司总资产为301.11亿元,较2014年底的25.38亿元,增长10.86倍。(记者 魏度)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