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公司 >
  • 依靠“一技傍身”的康华生物 已无昔日“第一股”的辉煌

    2021-07-07 09:59:13 来源: 长江商报

依靠“一技傍身”的康华生物,在提名新任独立董事时遭遇了麻烦。

7月6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表示,康华生物(300841.SZ)新提名的独立董事张炳辉、方小波,存在同时在超过5家以上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其中,张炳辉有6个任职,方小波有12个任职。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独立董事需参加上市公司董事会,如果“兼职”太多,会出现分身乏术的情况,从而影响对公司事务做出独立判断。

实际上,作为国内首个上市销售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的企业,康华生物还存在“重营销、轻研发”的问题。尽管公司2020年研发费用提高了155.66%,但销售费用达3.71亿元,是研发费用的5.37倍。

二级市场上,康华生物最高每股价格一度达到996元,成为当时创业板第一高价股。但7月6日,康华生物收盘价为每股263.15元,年内已下降20.66%,已无昔日辉煌。

一独董身兼12职

6月30日,康华生物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暨提名第二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议案》,董事会提名陶海英、张炳辉、方小波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表示,在对康华生物报送的《独立董事候选人履历表》《独立董事候选人声明》和《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等相关文件进行审核的过程中发现,张炳辉、方小波存在同时在超过5家以上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

康华生物7月1日发布的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张炳辉)显示,张炳辉担任包括康华生物在内5家公司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同时担任1家公司的监事。

公告显示,张炳辉出生于1963年3月,本科学历,高级会计师。现任康华生物独立董事,吉艾科技(300309.SZ)独立董事,泽璟制药(688266.SH)独立董事,北京连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泰格医药(300347.SZ)监事会主席,江苏亚虹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IPO)独立董事。

方小波的声明显示,他担任包括康华生物在内4家公司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同时担任8家公司的监事。

方小波出生于1974年8月,本科学历,经济师。现任康华生物独立董事,兼任温州市金益大药房有限公司监事、温州御方药堂医药有限公司监事、泰顺县新中新药品有限公司监事、温州市春天药品零售有限公司监事、温州瞿仁药房有限公司监事、泰顺县安医药有限公司监事、泰顺老百姓医药有限公司监事、温州集丰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监事、温州益坤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上海浚泉信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州东南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公告同时显示,张炳辉和方小波在担任康华生物第一届董事会独立董事期间,勤勉尽责,对公司治理起到积极作用。

张炳辉和方小波已声明在新一届独立董事任职期间内,能够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公司独立董事职责,继续为董事会科学决策和公司良发展发挥作用。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独立董事备案办法(2017年修订)》第十二条的规定,同时在超过五家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其提名人应该披露具体情形、仍提名该候选人的理由、是否对上市公司规范运作和公司治理产生影响及应对措施。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独立董事需参加上市公司董事会,如果连续三次未参加可能被撤换,因此独董“兼职”太多,会出现分身乏术的情况,从而影响对公司事务做出独立判断。

96.27%收入来自狂犬病疫苗

康华生物成立于2004年,2020年6月16日上市,为综合研究、开发、经营一体化的疫苗生产企业,同时为目前国内首家生产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的疫苗企业。

依靠这“一技傍身”,2020年,康华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0.39亿元,同比增长87.26%;净利润4.08亿元,同比增长118.57%;扣非净利润4.03亿元,同比增长119.45%。

不过,康华生物的收入高度依赖狂犬病疫苗,2020年营业收入达10亿元,占比96.27%。

康华生物董秘曾公开向投资者表示,公司遵循“产品升级换代”、“填补国内空白”的研发战略,不断进行产品创新与新工艺研发,以疫苗研发台建设为核心,布局了重组蛋白VLP疫苗台、多糖蛋白结合疫苗台、减毒活疫苗台、新型疫苗佐剂台等,在研项目包括六价诺如病毒疫苗、四价鼻喷流感疫苗等共10个项目,这些在研项目中预计六价诺如病毒疫苗及吸附破伤风疫苗于2021年至2022年期间申报临床。

数据显示,康华生物2019年及2020年的生物制品销售量分别为243.14万剂和453.92万剂,生产量分别为250.85万剂和537.76万剂。因此,公司生物制品库存量达111.7万剂,同比猛增430.77%。

康华生物历来存在十分明显的“重营销、轻研发”问题。2016年至2019年,公司投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35.52万元、427.4万元、1892.29万元和2278.58万元。

2017年至2019年,康华生物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11亿元、2.49亿元和2.17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2.30%、44.24%和39.1%。

2020年,康华生物的研发费用为5825.39万元,同比提高155.66%。但同期,公司销售费用达3.71亿元,是研发费用的5.37倍。

康华生物发布的2021年一季报显示,公司2021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2.37亿元,同比增长50.96%;净利润为1.00亿元,同比增长54.91%。

资料显示,康华生物首次公开发行人民普通股有1500万股,首次公开发行后总股本为6000万股。其中,有限售条件的股份数量为4500万股,占总股本的75%;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500万股,占总股本的25%。

2021年5月27日,康华生物实施了2020年度权益分派方案,进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以总股本6000万股为基数,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5股。

康华生物2020年6月上市时发行价为每股70.37元,而截至2021年6月解禁当日,收盘价达278.3元,扣除转增股因素,累计上涨超过480%。

不过,康华生物刚上市时,曾连续收获20个涨停。而且,借着2020年7月的牛市氛围,最高每股价格一度达到996元,成为当时创业板第一高价股。

然而,好景不长,大涨之后经过大幅回调,截至上市一周年时,康华生物的市值跌去了超过一半。

7月6日,康华生物收盘价为每股263.15元,年内已下降20.66%,已无昔日“第一股”的辉煌。(记者 金度)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