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公司 >
  • 罗欣药业“老将换新兵”高管频动 欲延期业绩承诺遭反对

    2021-07-12 11:47:21 来源: 长江商报

冲刺最后一年业绩承诺期之际,罗欣药业(002793.SZ)高管正经历大换血。

7月6日,罗欣药业公告称,加入公司超5年的财务负责人陈达安辞去职务,由此半年以来,公司5位高管中,除总经理刘保起外,其他均出现更换。

4名辞去职务的高管任职距今仅一年左右,其中2名副总经理工龄20年,新上位高管加入公司时间相对不长。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高管变动或为今年冲刺最后一年的业绩承诺。回溯两年前,2019年罗欣药业借壳东音泵业,刘保起、刘振腾父子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但去年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业绩承诺方欲延后业绩承诺,免去11.43亿元补偿,但遭到股东反对。目前,罗欣药业实控人家族合计约7亿元的业绩补偿仍未支付。

在经营方面,罗欣药业一直靠着市场推广及较长的信用期扩张,随着医改的推进或难以持续,今年想要完成7.5亿元净利目标难度较高。

并且,截至今年一季度,罗欣药业应收票据及账款达28.62亿元,增速远超营收,或有信用减值增加的风险。

“老将换新兵”高管频动

7月6日,罗欣药业公告称,陈达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负责人及子公司山东罗欣财务总监职务任职其他职务,原定任期届满日期为2023年4月22日。两天后经公司总经理刘保起提名,由陈娴接替公司财务负责人。

资料显示,陈达安与陈娴为前同事关系,两人均在2000年左右进入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任职,陈达安2015年便加入罗欣药业,而陈娴2010年离开普华永道先后任职喜来登大酒店财务副总监、锦江资本计划财务部副总监、君一控股副总裁等职务。

今年以来,罗欣药业高管变动频繁。2月25日,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马家烈离职,其2020年2月才加入公司;4月27日,副总经理韩风生,董事、副总经理陈雨以及独立董事林利军辞去职务,其中两位副总经理韩风生、陈雨工龄将转任其他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高管一栏共5人,仅刘保起亲身任职总经理(2020年4月接替20年工龄的李明华),以及马家烈任职较短,其他三位中韩风生、陈雨工龄已将20年,而接替副总经理职务的是工龄5年的孙博弘、朱晓彤,工龄超5年的陈达安也被新人接替。

而上述所有高管均是去年4月才在上市公司任职,距今仅一年左右。其他重要职务中董事长由刘保起儿子刘振腾担任,同时刘保起及其子刘振腾、刘振飞均还任职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去年12月10日,为完善公司风险管理体系,降低公司运营风险,罗欣药业还拟为董监高投保保费不超过人民40万元,赔偿限额不超过人民5000万元。

欲延期业绩承诺遭反对

高管大换血或为冲刺最后一年业绩承诺。

公开资料显示,罗欣药业成立于2001年,2005年12月罗欣药业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2017年6月完成私有化退市。

2019年罗欣药业借壳A股上市公司东音泵业,东音泵业置出原资产同时以75.43亿元置入山东罗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罗欣”)99.65%股权,增值率为137.65%,刘保起、刘振腾父子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重组时,承诺方约定山东罗欣2019-2021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5亿元、6.5亿元、7.5亿元,但去年其净利仅3.4亿元,未完成业绩承诺。根据协议,33名交易方需履行补偿义务,补偿金额11.43亿元,补偿股份数量1.85亿股,退回2019年和2020年分红款。其中,罗欣药业实控人家族控股台需合计补偿约7亿元,补偿股份1.13亿股,退回2019年与2020年合计分红1136万元。

考虑到疫情影响,山东罗欣本打算将承诺净利润延后一年,从而免去补偿责任。不过5月20日,股东大会表决时,反对票141527973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92.31%,未获通过。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投票结果发现,其中中小投资者反对票9907127股,原实控人方秀宝及一致行动人方东辉、大任投资合计持股131620846股,两者合计数与反对票一股不差,投反对票的极有可能是原实控人方秀宝方。

截至6月17日,山东罗欣尚未履行业绩补偿义务,已被浙江监管局发关注函督促执行。

7月1日,承诺方不延期,并将回购注销对应补偿股份的议案被通过。

推广扩张存隐忧

欲延后一年业绩承诺,证明承诺方也信心不足。

罗欣药业主要产品为消化类用药、呼吸类用药等,以及医药商业板块以药品及医疗器械的物流配送为主。

此前的财务预算报告显示,罗欣药业预计今年营收90亿元,净利润7.5亿元,也就是较去年营收将增47.64%。而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17.42亿元,同比增36.62%,较预期还有差距。

特别是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医保目录调整等不断推进,此前靠着销售推广扩张的罗欣药业业绩或面临冲击。

此前为了扩张,罗欣药业大幅增加推广费用,2019年和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32.48亿元、20.03亿元,占营收的42.80%、32.86%,超过九成为市场推广费,去年销售费用下降38.35%,营收也下降19.67%。

营销来的收入确实使得公司账面盈利较强。2019-2021年一季度,罗欣药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65亿元、3.4亿元、1.51亿元,不过这大部分转化为了应收账款。同期罗欣药业应收票据及账款分别为20.41亿元、25.30亿元、28.52亿元,同比增长39.82%、23.98%、45.61%,远远高于营收增速,一年多增加8亿元。

2019年以前,罗欣药业的经营现金流基本在1.1亿元左右,而去年流出0.32亿元。今年一季度流出2.47亿元,主要是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9.22亿元,同比增153.72%。

投资者对公司前景似乎信心也不足。2020年底公司机构投资者达36家持股1.23亿股,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减少为6家持股1.19亿股,并且大部分是实控人一致行动人,仅有招商医药基金等持有少数股份。

去年8月,罗欣药业股价就开始下滑,从超18元每股持续下降至目前的9.66元每股,降幅半。(记者 李顺)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