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公司 >
  • 精工钢构积极推动产业转型 经营现金流-4.89亿为历史之最

    2021-09-27 10:13:31 来源: 长江商报

精功系爆雷之后,金良顺紧急切割,精工钢构(600496.SH)易主董事长方朝阳。两年之后,公司基本面并无实质改善。

2019年,金良顺的精功系爆发财务危机,时任董事长方朝阳通过其实际控制的中建信控股集团受让股权,成功上位,取代金良顺成为精工钢构的实际控制人。

当时,精工钢构的控股股东为精工控股,其持有精工钢构的股权质押率一度高达99.55%。两年后的今天,其质押率仍然达96.86%。

去年以来,方朝阳推动精工钢构密集募资。其通过定增募资10亿元。今年,公司又筹划通过发行可转债拟募资20亿元,用于相关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

如此密集募资,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也缺钱。

两年,精工钢构的经营业绩数据看上去表现为高速增长,但今年上半年已经出现放缓迹象。公司经营现金流为-4.89亿元,两年首次出现负增长。

精工钢构积极推动产业转型,但在今年上半年,EPC及装配式业务订单14.72亿元,同比减少超60%。

经营现金流-4.89亿为历史之最

精工钢构的经营业绩持续快速增长,但经营现金流净额暴露了经营短板。

单纯从经营业绩数据上看,精工钢构的经营业绩表现为快速增长。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6.31亿元、102.35亿元、114.84亿元,同比增长32.11%、18.59%、12.20%,虽然增速在逐年放缓,但仍然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速。同期,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1.82亿元、4.03亿元、6.48亿元,同比增幅为192.98%、125.50%、60.69%。跟营业收入一样,同比增速在逐年放缓,但依旧表现为高速增长。

对比发现,上述三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同比增速明显高于营业收入。其原因,一方面是前几年,净利润出现了连续调整,而营业收入调整幅度较小,导致净利润的基数较低。另一方面,公司新业务开展良好,订单质量提高,使得盈利水提升。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精工钢构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92亿元、1.10亿元、0.62亿元,同比下降28.11%、42.81%、43.40%。2017年度净利润0.62亿元,为公司2006年以来最低。

今年上半年,精工钢构的经营业绩增速进一步放缓。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4.36亿元,同比增长36.55%、净利润3.30亿元,同比增幅为22.51%。去年同期,尽管不同程度受到了疫情影响,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同比增幅分别为0.94%、48.42%。而在2019年同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9.88%、53.16%。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与精工钢构净利润持续大幅增长不相匹配的是,公司的经营现金流表现有些糟糕。

2018年至2020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34亿元、5.46亿元、4.24亿元,2019年大幅增长,2020年有所减少,同比减少幅度为22.34%。而在今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净额为-4.89亿元,去年同期为2.29亿元,2019年同期为0.15亿元。三年,首次净流出。

精工钢构成立于1999年3月,于2002年在A股上市,至今已20年。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年的上半年同期,经营现金流净流出的净额多数净流入,少数时候出现净流出,今年上半年的净流出金额创了历史纪录。

针对今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为负现象,精工钢构相关负责人在回复投资者咨询时称,主要系提前采购钢材、预定钢材所致。

从精工钢构资产负债表看,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存货14.56亿元,与去年同期的15.46亿元还略有减少。公司预付账款9.06亿元,上年同期为7.47亿元,有明显增长。

尽管预付款增长带动经营现金流大幅净流出,但与净利润的变动趋势严重背离。

靠股权融资维持营运

经营业绩持续快速增长,经营现金流接连下滑至今年上半年大幅净流出,身处资金密集型领域的精工钢构靠股权融资维持运营。

2019年底,精工钢构的资产负债率为61.62%,较上年底的63.19%下降1.57个百分点,财务状况似乎有所好转,这与当年经营现金流大幅增长有关。

但在这一年,公司实际控制人金良顺的精功系出现财务危机,金良顺通过精工控股所持精工钢构的股权质押率高达99.55%。危急关头,为避免波及精工钢构,金良顺采用一招“金蝉脱壳”之计,老搭档精工钢构董事长方朝阳通过中建信控股集团受让股权取得精工控股控制权,从而实现精工钢构易主,方朝阳摇身一变为精工钢构实际控制人。

方朝阳实际控制的这两年,表面上,精工钢构的经营业绩依旧保持快速增长,但资金不足愈发明显。

2020年9月,精工钢构通过实施定增,成功募资10亿元。这些募资,用于绍兴国际会展中心一期B区工程EPC项目、绍兴南部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工程施工总承包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前一次股权融资是2018年6月,公司也是通过定增,募资9.57亿元,用于16万吨钢结构及其配套工程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

目前,方朝阳又在推动精工钢构实施股权融资。由于募资刚满一年,通过定增实施融资的可能不大,精工钢构采取的融资途径为发行可转债。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精工钢构原本计划通过定增募资27.54亿元,实际仅募得资金10亿元,缩水63.69%。

本次发行可转债,精工钢构拟募资20亿元,用于六安技师学院综合型产教融合市级示范实训基地(第二校区)项目、长江精工智能制造产业园项目建设,同时拟使用5.80亿元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由此可见,两年,公司靠股权融资来维持运营。

从目前的财务状况看,精工钢构的流动并不充足。

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账面货资金22.25亿元,短期借款16.94亿元。公司预付款项9.06亿元,合同负债11.98亿元,预收款项高于预付款项。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1.66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57.01亿元,存在拖欠分包商、供应商工程款、货款现象。

值得一提的是,两年过去了,作为控股股东精工控股,缺钱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根据精工钢构今年8月28日公告,精工控股所持精工钢构的股权质押率为96.86%。精工控股的下属子公司精工投资持有精工钢构3亿股股份,质押2亿股,质押率为66.67%。整体上,精工控股及精工投资所持精工钢构的股权质押率为79.99%,依然属于高比例质押。

二级市场上,精工钢构的股价表现不佳。2019年底,股价为2.89元/股,去年8月19日最高达到7.41元/股,到今年9月24日,股价为4.13元/股,仍有继续下跌迹象。(记者 魏度)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